香港电影《幻爱》百度云网盘资源高清在线观看在线

《幻爱》这片体现了恋爱(幻象)的美好,却也有恐惧,而且分析者爱上分析师这种桥段实在太恐怖(明白精神分析运作者尤甚),说实话这就是恐恋大片。这裡仍然需要重複「性关係不存在」,这一观点的深刻之处就在于男女双方的矛盾——男女都需要菲勒斯作为缝合点,却是永远的不平衡——男女互相使得双方不可能。幻爱这就肯定提到享乐(Jouisancce)。享乐不简单地等同于快乐,而是不足——婴儿在俄狄浦斯情结中的逃脱,就是限制——必须在菲勒斯-父法之中享乐,但是这种享乐是匮乏的,正是享乐悖论性的不足,才回溯出圆满的某种慾望——原初享乐,这一状态事实上不存在,而只剩下了碎片。像是无理数一样、永远也没法穷尽这种破碎而不完全的享乐就是对象a。

那麽,在戏中的精神分裂康復者阿乐,就是在J。J在潮语中指代宅男幻想,源于jerk。这有个微妙的巧合,享乐Jouisancce的简写也是J,却不是原乐,而是可望不可及的对象a。J是一种男性的独有幻想,也就是幻想女性为自己的伴侣——这是主体的慾望,却是无底洞。而且这一幻想也是最为现实的「行为」——从心动到手动——自慰(这就真是jerk),但是,我们也必须倒转过来,不是因为自慰而有幻想,而是这种慾望的冲动真的变成自慰,而这一种精神世界的客观化倒过来变成一种沉沦:在想像中和「现实」的想像客体谈恋爱。

这裡我们便可以知道男性享乐是属于对象a的,而女性的享乐则更为简单,与作为主体的男性不同,女性不受菲勒斯标记,她们始终不是象徵的。这一结论刺穿了自柏拉图以降的恋爱假说:爱情就是找你的另一半,然后男女合併为全(all),但是在男女性化之中,女性恰好不是另一半,而是这种假定的完美状态的裂缝,女性始终代表的是非全(not all),是维繫慾望之慾望的一层薄膜——处女膜不也是这种产物吗?对比已在象徵界的男性,女性要伪装为菲勒斯,才能够象徵化,她们成为了已在象徵中男性的慾望所在。

 

链接:https://pan.baidu.com/s/1GRVadFjU14-WB4_6ZHW9Tw
提取码:

钻石免费

已有0人支付

发表评论

网站地图 站点地图